墨小魂

本命巍澜,朱白,不拆不逆,吃清水无差,大约七天更一次文,经常锁黑历史

!!!!!!我码了五百多字!!!!结果一个手抖删除了!!!????????

刚才在剧版镇魂超话里看到一个转发抽奖,一看,有费加罗再加上海报,正想转发,结果看到一项条件——拒绝磕rps的参与抽奖
我:  ......
澜受,想哭

【朱白朱】线(1)


·朱白朱无差

·ooc预警

·朱白是世转后的巍澜

·朱白占主要内容,打巍澜衍生tag

·两人可以情绪共享

·拢龙视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少年不识爱恨,一生最为心动

0.
朱一龙一直执着地在寻找着一个人,那个人与朱一龙灵魂的交融让“线”产生,让他们不分彼此,朱一龙追随自己的“线”去寻找,从未想过放弃。

1.
朱一龙天生手腕上有一条像是被线绑出来的痕迹,他一直都感觉有东西绑着他,不是跟朋友们玩两人三足时绑在身体上的感觉,更像是系在灵魂上,可以把自己的情绪传达给对方的一条线。

有时候朱一龙总会出现莫名的情绪,有时候是快乐,有时候是伤心,有时候是生气,但他发现这些情绪都不属于自己。

某些时候,“线”时而紧绷,时而松弛,紧绷的时候他不甚舒服,要向“线”的正对方走几步才好些。朱一龙也曾经把这个情况告诉母亲,可母亲带了他去医院做检查后,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,这件事也只好作罢。

自此之后,朱一龙发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,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,成为自己的小秘密。

2.
朱一龙天生好奇心重,说通了就是爱作死,完全不像他长大后稳重的样子。小时候还不懂“好奇心害死猫”的道理,想看看“线”到底有多长,于是向“绳子”的反方向跑去。

他越是跑越是难受——那种感觉很压抑,有一种经历过世间千态的苦涩,心口发空说不出的难受,像是心尖尖上被狠狠剜了一刀,还用刀锋在里面搅了一下,痛得很,却有一种被疼痛折磨太久过后的麻木。只是走了百多米,但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,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,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,身体实在承受不住痛苦,晕倒在地上。

幸好朱母刚买完菜回家,快要到家附近时看见了他,不然他可能要在雪地上躺一晚上了,第二天朱母把朱一龙训得头都抬不起来,让朱一龙安分了好一阵子,性子也渐渐沉稳了起来。

3.
在朱一龙十三岁时的夏天,他听闻隔壁中了彩票,要搬去在市中心新买的大房子,新邻居后天就会来,但他不太在意,准确的来说,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,因为朱一龙感觉到“线”收缩了——对方在向这个方向前来。

他感到紧张又有点期待,即使对方只是灵魂跟朱一龙系着线的朋友,或许连朋友都称不上,而他连对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,但是旁人都没有的情绪共享让对方变得与众不同,就像两个陌生的灵魂交融,产生了让人情绪共享的“线”,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,而“唯一”与其他人总是不一样的。

有时朱一龙伤心的时候,对方总是会察觉,并且用自己开心的情绪感染他,就像一个小太阳在照耀着他,温暖却不耀眼,这甚至令朱一龙对一个没见过面的人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。

TBC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

【巍澜】再次失明


·算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hhhh

·无逻辑

·ooc预警

·我也不知道这是剧版还是原著


赵云澜又双叒叕瞎了,黑袍使很生气,气到不想理赵云澜的那种。


赵云澜瞎了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模样,“没事儿,这不就看不到一阵子嘛,去花族那儿拿千华蜜①冶冶就好了,那些体验在黑暗中对话的馆不是特贵嘛,正好,现在不用钱就能体验了。”


也亏得赵云澜这个时候还嘴贫,沈巍肺都要被他气炸了,为什么这人那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,两次瞎了之后都亳不在意,他气得指着赵云澜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
赵云澜虽然没看到沈巍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,但也感受到了沈巍发出来的煞气,和天眼所看到沈巍心口忽明忽暗的红。


赵云澜虽然不知道沈巍为什么突然变得更加生气了,但道歉肯定是对的,他连忙说道,“我的好黑袍大人,黑老哥,沈教授,小巍,老公,您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我一次吧,而且你看大家都不敢动了。”

6.
被话题引到身上的特调处全员内心全是波动,甚至想骂人,内心腹诽,您这才想起我们啊,我们还以为我们是背景呢

7.
沈巍还能怎么样呢,打不得也骂不得,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

8.
扶赵云澜回家到后,沈巍进入了厕所,他想了想,艰难的在手机上输入关键词找贴子,回答量最多的是纯爱区的一个贴子,标题《男朋友经常作死到受伤怎么办》,点赞最多的是一位叫【魂子】的回答,“当然是冶好他后把他这样那样到不敢作死啊:)”

9.
沈巍看到后整个人都熟了,从脖子一路红到耳尖,他瞬移到昆仑山上好好地冷静了一下。

10.
最后,沈巍去花族那把千华蜜带回来给赵云澜冶眼睛。










11.
什么?你问我沈教授有没有教训教训作死的小澜孩?那就不能说了,我只能告诉你,那是另外一个不能过审的故事了。

①千华蜜:原著从花族处拿来治赵云澜眼睛的伤药,极其稀有

End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

【朱白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对方喜欢自己?


·朱白朱无误

·兽化au

·双向暗恋

·本文别名"如何凑合朱白"(x)

·高雨儿(祝红演员)李砚(大庆演员)

·【】为心里所想

–序–

小白龙喜欢一个人,是一只叫白宇的小奶狗

小狗崽喜欢一个人,是一只叫朱一龙的小白龙

全森林都知道这件事,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不知道

–壹–

在朱一龙第四次和白宇搭上话,却不敢说话时,高雨儿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
她一把拉着朱一龙,一把拉着白宇,把他们两个凑在一起,走到一旁抱着手臂翻了个白眼,"行了,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,磨磨唧唧地像个什么样?"

"你好,我是朱一龙。"朱一龙鼓起勇气说了一句话。

【啊啊啊啊!!!!!他好可爱啊!!!!!!!我好想揉揉他的耳朵啊!!!!!!!】

他轻轻地眨了眨眼睛,长长的眼睫毛轻颤,就像是蝴蝶在扇动翅膀。

"你好,我是白宇。"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龙哥对我眨眼了!!!!!他眼睫毛好长啊!!!!为什么他那么好看啊啊啊啊啊!!!!!】

白宇两只耳朵都红了,只说了一句自我介绍后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

其实朱一龙也很紧张,刚抬起手想啃手指甲又觉得不太雅观,手抬起也不是不抬也不是,就在那扮演一个骨折的病人——还是手骨折后打石膏,绷带挂在脖子上的那种

高雨儿看到他们两这怂样,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尾巴,也不知道和森林里其他人交流良好的人是谁,这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绝对不是白宇。

还有这四肢都不知道往哪里摆的人,你平时打游戏的时候不是很能说的吗,怎么什么都说不出了。

恋爱使人降智

不过高雨儿女士表示,她活了二十多年了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情的人,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,这都看不出来?

她左看了看紧张害羞的朱一龙,右看了看沉迷于美颜无法自拔的白宇,发现.......

他们好像真的没看出?????

–贰–

李砚作为朱一龙和白宇的朋友,每天都纠结于一件事——为什么他们总是不觉得对方喜欢自己,李砚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跑去问白宇。

李砚"你喜欢龙哥?"

白宇僵住了"我不是,我没有,我不喜欢!"

李砚看了看白宇僵直的尾巴,奇怪地抖了抖黑色的大耳朵,不太明白,"可是龙哥他喜欢你啊?"

白宇的眼睛亮了起来,可是又渐渐暗淡,连耳朵都垂下来了,"你别安慰我了,龙哥他这么好,怎么可能喜欢我呢,而且他上次见面时话也不跟我说几句,明显就不喜欢我啊......"

李砚想起自己还没跟白宇做朋友前,朱一龙向自己疯狂安利白宇的样子,简直令猫害怕。

他看着看低落的白宇,发现自己实在不懂他们在搞什么猫咪。

TBC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