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小魂

本命巍澜,朱白,不拆不逆,吃清水无差,缘更党,经常锁黑历史

爆哭!!!!!!!!!
其实第四章最后的刀是拿来喂我的吧

【朱白朱】遇见你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



·ooc预警


·大量歌词内容


·听说搭配《小幸运》食用更好


·可能有一、、虐


白宇站上了舞台,台下涌来一阵阵粉丝呼喊的声音,他伸出手在虚空压了压,声浪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压下。


他伸手按了按耳返,随手理了理头发,另一隻手不自觉地大力握着话筒,手心冒出细汗。


他的视线飘向观众席,他期望着台下的观众会有他,却又希望着没有他。


白宇也不知道自己在期望着什么,他也不应该期望的。


毕竟他们早已经分手,不是吗?


白宇露出了一个苦笑。


音乐的前奏响起,他举起话筒。


“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”


“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”


“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”


“认真呼喊我姓名”


随着歌词一句句唱出,白宇好像看见在那个夏天,朱一龙一声声呼喊他的样子。


刚开始是拘谨的称呼他“白老师”,逐渐熟悉后称呼他“白宇”,亲密无间时称呼他“小白”,情动时称呼他“小宇”。


到最后,却是称呼他“白先生”,男人悲伤又失望刺痛了白宇的心,他差点按耐不住想解释的心,但他忍住了。


“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”


“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”


“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”


“是生命最好的事情”


白宇后知后觉地发现,原来人都是失去后,才知道珍惜。而遇见朱一龙,是白宇生命中最好的一件事。


“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”


“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”


“人理所当然的忘记”


“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”


白宇看到了,他看到了在下雨时想要递伞给自己的朱一龙。

看到自己上黑热搜时,朱一龙和他工作室替他引流,降下自己的黑热搜。

看到翟天临宣传缉妖法海传,白宇本以为是谁请了他宣传,却没想过是朱一龙为了自己,请翟天临去站台。


白宇想,不值得啊,不值得为这样子的自己而默默守护。


“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”


“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的那么近”


“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”


“那陪我淋的雨”


“一幕幕都是你”


“一尘不染的真心”


他们曾喝得酩酊大醉,对话间说笑般要全世界知道他俩的爱情,朱一龙突然认真地看着他,“小白,你和我一起真的不后悔吗?”


他已经忘了自己回答了什么,但无非也是我愿意,我不后悔之类的,但朱一龙笑着说“我不后悔”的样子却深深刻入白宇的脑海里,难以忘记。


在拍摄镇魂沈巍淋雨那一幕,白宇看着朱一龙,福灵心至地来了一句,“沈巍为赵云澜淋的雨,赵云澜不知道,但朱一龙为白宇淋的雨,我知道。”


对方愣了一下,勾起了嘴角,“沈巍没抓住赵云澜,但我抓住了你。”


“与你相遇”


“好幸运”


在多天熬夜工作后,白宇发烧了,可助理之前请假了回家,经纪人暂时也不在身旁,是朱一龙冒着大雨千里送药,照顾他,整整一夜都在为他忙上忙下。


但在天微亮时,又要赶回片场,继续拍摄的工作。


也许遇见朱一龙是白宇人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。


“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”


“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”


“你张开了双翼”


“遇见你的注定”


“她会有多幸运”


对不起,我后悔了,我不愿你默默演戏十年,却在红的时候,被我毁掉。


希望你的女孩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值得你对她宠爱。


可我又有点想反悔了,我好想陪伴在你身边,每天对你倾诉爰意,抚平你不经意间皱起的眉头,亲吻你的眼睛,可我不行。


原来我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,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。☆


到头来,自己依然是孤独一人。


我们一起唱过的小幸运,如今就剩我了。


白宇抬头看向直播的摄像机,眼里闪烁着泪光,却又轻轻的笑了起来。


你看,我终于站在了舞台中央,光芒万丈,可是我没有你了啊。


☆出自《镇魂》


唉......

最近真的......

哭了......

(最近在考试,现在应该是半潜水吧)


《学弟》长评



·献给遥大的一篇长评


·第一次为文写长评,写得不好的话,请见谅😂😂


首先,我要夸爆遥大!!!她写的文超级好看!!!!


遥大的文笔细腻,对人物情感的把控恰到好处,把沈巍的对赵云澜炽热却默默守护的感情完美的呈现了出来,甚至好像是真正的巍澜在另一个时空中发生的故事,完全写出了原著的感觉。


其实我在看到《学弟》前,曾经思考过一件事——平行时空中的巍澜会是怎么样的?


也许是两个互不认识的陌生人,像两条平衡线,永远不可能交叉,相识。


也许是一对非常好的朋友,互相倾慕,却跨不过那条线。


但在我看了《学弟》之后,我发现我错了,无论是原著的巍澜还是《学弟》里的巍澜,他们永远是吸引对方的磁铁,他们永远是可以交叉的垂直缐,沈巍和赵云澜缺一不可。


在《学弟》中,沈巍一边渴望赵云澜对他付出更多爱和光,一边害怕赵云澜在知道自己的麻烦后放弃他。他把赵云澜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就像在深渊之中,幸存者看到最后一根生长在悬崖上的树枝。


在坠入深渊之前,沈巍本妄想把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拉着一起坠入地狱,可是他舍不得,他舍不得赵云澜失去最光鲜最精彩的人生,舍不得赵云澜失去进入天堂的资格,更舍不得伤害赵云澜。


他害怕赵云澜知道自己背着的事情之后会远离自己,于是他克制自己想要拉住救命稻草的欲望,把自己隐藏于黑暗中,不敢向赵云澜袒露所有,想要让自己在黑暗中沦陷,可赵云澜的主动打破了一切,赵云澜关心他,帮助他,让沈巍得到了温暖。


但是他不敢去承受赵云澜对他的爱意,他卑微极致,认为自己不配和赵云澜在一起,赵云澜也应该拥有更好的,而不是陪着自己坠入深渊。


我很喜欢文中第十三章的一段话,“他以为自己可以豁出一切不管不顾的去拥有,可真正走到这一步,他却还是做不到。 他说服不了自己,更舍不得伤害赵云澜。”


这真的很有沈巍的感觉了,就像镇魂原著中的结局部分,沈巍他爱到极致就是卑微,本来逼得赵云澜和他同生共死的承诺,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——他不愿动赵云澜一丝一毫。


看到这段话,我不禁感慨,沈巍果然在哪里都是沈巍,无论他有没有经历过那五千年的等候,他都是深爱着赵云澜,甚至会喜欢到卑微到尘埃里。


沈巍爱得太过沉重,卑微,喜欢却克制自己,他追逐着星星,却把自己藏在云层之后。


幸好,在故事的最后,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了,沈巍的过去也许充满伤痛,但赵云澜会抚平他的伤痛,他们的未来也许坎坷无比,但他们终究会陪着对方,不离不弃。


我文笔不足,写不出遥大一点点好,理解力不足,只能理解巍澜千分之一的感情,只能说遥大真的写得超级好看!!!!!


最后,我还是想说,遥大,你真棒!!!!


悄咪咪艾特一下阿遥 @左手边的遥控器x


(我到底写了一篇什么东西出来😂😂)


【朱白朱】幸运

·与你相遇 好幸运

白宇觉得自己一生最幸运的事情是在适合的年纪遇上了对的人。

他曾经对自己的感情迷茫过,怀疑过,质疑过。

但看到对方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,对自己不离不弃,他就觉得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可去他娘的狗屁吧,老子看上的人就是老子的,管别人怎么看。

      




P.S.皮一下很开心,没想到画风突变吧😂😂

【没头脑和不高兴】【阿姬和阿染】——阿柒的艺名

·人设在主页


其实阿染本来不叫阿染,他叫阿柒,可偏偏有个没头脑把他的名字叫错了,还瞎跟别人说他叫阿染不叫阿柒,可身边的人还信以为真,随着那个没头脑叫他阿染。


他们可真没头脑,阿柒想到。


他本想去找没头脑理理论,这可真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,你瞧,没头脑这不是就到了吗?


“阿染!阿染!这边呢!”那个没头脑的阿姬挥着双手对阿染喊道,阿染不为所动,假装没听到,阿姬只好小跑过来,喘着气对他说“你咋不应人呢?”


哟,还敢恶人先告状?阿染边想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。阿姬怂怂地缩了缩肩膀,“不好意思啊......不过反正我们都要进娱乐圈了......我帮你起个艺名不算过分吧......吧......”话到最后他自己都没自信了,只能可怜惜惜地睁大眼睛看着阿染,像一只做错事后被主人罚的小狗。


阿染觉得他很可爱,他不动声色地说,“我不讨厌”,阿姬愣了一下,没反映过来。阿染嫌弃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说,我不讨厌阿染这个艺名。”不然他也不会默认别人叫他这个名字。


阿姬这才反映过来,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,“这么说,你同意出去当偶像,还同意这个名字了!”


阿染不可置否,直接迈步向家的方向走去,他步伐大,一眨眼就走得很远,阿姬连忙追上,蹦蹦跳跳地跑上前跟随着他的步伐,转过头叽叽喳喳地在他耳边说话。


“你说我起什么艺名好啊?超级帅的阿姬?还是无敌的阿姬?”阿染也转过头看着阿姬,他勾了勾嘴角,“我看你就叫小鸡仔吧。”


阿姬早已被阿染的毒舌打败过几千次,所以他更在意的是阿染的笑容,他噔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地说道,“你刚才是笑了吗?”这也不怪他太过于大惊小怪,毕竟人人都说阿染的笑容特别珍贵,而且他也没看过阿染笑过几次。


暗淡的光照在夜晚的街道上,两位少年打闹的嬉笑声渐渐淡去,只能传来一点点散碎的声音。


其实阿柒没有说过,他不单止不讨厌这个名字,还非常喜欢这个名字。


【没头脑和不高兴】【阿姬和阿染】——人设

阿柒

姓别:男

血型:O

艺名:阿染

生日:七月七日

年龄:十八岁

身高:178cm

外貌:白皙的皮肤,一双彷佛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忧愁的耀眼黑眸,左眼尾下面有一颗泪痣,高挺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极少笑起

穿着:总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喜欢穿衬衣,外穿黑色毛衣

性格:淡漠

粉丝称呼:染柒

别名:不高兴,四十九(七七四十九)

擅长:唱歌,弹钢琴,打游戏

不擅长:跳舞

喜欢:可爱的事物,喝茶

有点老干部,喜欢拿着保温杯喝茶,对读书和阿姬之外的事都不关心,是个跳了两级的学霸,偶尔有点毒舌,对可爱的事物和真心对自己好的人无法抗拒,喜欢别人叫自己阿染。

阿姬

姓别:男

血型:AB

艺名:阿妉

生日:十月七日

身高:175cm

外貌:一头深棕色的碎发,一双大大的桃花眼,温暖人心的笑容总是挂在嘴边

穿着:喜欢穿各种连帽卫衣和牛仔裤,因为天生体寒,所以夏天穿卫衣也不觉得热

年龄:二十岁

性格:开朗活泼

粉丝称呼:妉妉

别名:没头脑,小鸡仔

擅长:唱歌,跳舞,弹吉他

不擅长:Rap

喜欢:吃乌冬,打游戏,打篮球

喜欢逗阿柒玩,经常被阿柒的毒舌打击。明明比阿柒大两岁,在阿柒却总是表现地十分孩子气,会不自觉地对人撒娇,却觉得自己十分成熟。是个起名废,起过最好的名字是阿染。

【朱白朱】线⑵


·朱白朱无差

·ooc预警

·朱白是世转后的巍澜

·朱白占主要内容,打巍澜衍生tag

·两人可以情绪共享

·拢龙视角

·感冒了,状态不好,请见谅

·前文看主页,不知道怎么搞连接

“有一个人,我和他萍水相逢,什么关系也没有,在他心里,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。”沈巍在指甲挠门的背景音下轻柔地说,“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。”

4.

在新邻居搬来的那一天,朱一龙强压自己心如火焚的感觉,把头绪弄清后,越发越觉得自己的新邻居就是他,自己的“唯一”,朱一龙相信自己源于心里的直觉,一如他相信黑猫是最可爱的猫——他莫名喜欢黑猫,有时总觉得黑猫代表着什么。

但老天好像总是看不惯他们两人,像是要刻意阻止他们见面——因为朱父和朱母的工作需要,他们临时需要搬家。这就好像一道闪电“轰隆”一声把朱一龙给弄冷静了。

朱一龙不想离开,他感觉到“线”日渐缩短,他与对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,现在走只会功亏一篑。朱一龙并不想放弃,但以他一人之力也无法阻止这次临时的搬家,现在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,争取在离开之间看到对方一眼。

5.

离开,朱一龙不喜欢这个词,它意味着太多东西,在他四岁那年,他的姥姥离开了他,而姥爷也紧随其后,在姥姥离开后一个月也走了,整个家里的气氛都变得压抑,妈妈整天哭泣,幸好爸爸一直安慰她,鼓励她,她才能走出人生中的低谷。

那时的朱一龙还小,不了解生死,不明白离开有什么含义,只不过知道了常常陪自己玩,给自己糖吃的姥姥姥爷不能再陪自己了,朱一龙心情也低落了起来。自此,“离开”这个词在他尚且幼小的心灵上留下深刻的痕迹。

经过时间的沉淀,加上岁月磨损后的记忆,朱一龙本来对这个词已经没有太大的反应了。但奇怪的是,他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个词,心里就蔓延着一股酸涩的滋味,整颗心脏就像是泡在了充满了柠檬汁的罐子里,酸到苦涩,又像是心被什么东西揪住了,让他不自觉地流泪,而这股滋味甚至比当年姥姥姥爷去世时带来的酸涩更加强烈。

其实经过了小时候的疼痛后,朱一龙对一切痛楚已经有点麻木。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,这股酸涩的滋味到道是谁的感觉。

朱一龙以往都能清楚地把自己的情绪与对方的情绪分离,但奇怪的是,这次他竟然不能确定这是谁的感觉,就像是两个人的“线”重叠在了一起,而其他表达更微小一点情绪的“线”也勾在一起,形成一个坚固的蜘蛛网。

这种不分你我的奇妙感只维持了短暂的时间,却让朱一龙感觉到了一点微小到难以察觉的熟悉感,就像他本该对这一切习以为常,如果不是朱一龙天生拥有敏锐的觉察力,他就很有可能错过这个微弱的感觉。

6.

朱一龙再次把头绪弄清,拿来自己的笔和笔记本,歪了歪头,默想片刻,然后拿着本来用来支撑着头的笔,把目前的疑惑都写上去。

第一,为什么自己对于“线网”有着熟悉的感觉?

第二,“线网”是如何形成的?

朱一龙低头沉思,十指交叉,模仿电视剧上的侦探在思考时的手势,就像这样就可以带给他一点头绪——可惜他不是高智商侦探,也没有一个帮助他整理头绪的医生朋友。

突然一道声音响在朱一龙脑海里起,“有一个人,我和他萍水相逢,什么关系也没有,在他心里,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...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。☆”朱一龙张了张嘴,疑惑地啊了一下,他觉得有点不对劲,这不是他的声音吗,可他好像没说过这句话啊。

朱一龙想了许久,却还是得不出结论,他感应了一下“线”,发现对方现在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让他对“线”无从下手。关于“线网不是他不想找“线网”,而是“线网”对他的试探亳无反应,那股奇妙和熟悉的感觉消失地无影无踪,无处可寻。

朱一龙在房间里磨蹭了很久,父母已经在催他离开房间了,他只好在笔记本上写下一条关于声音的疑惑,然后在这三个问题上都打了个大大的问号,最后小心翼翼地把笔记本和笔收在背囊里,走向客厅。

TBC

☆节录——来自《镇魂》priest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

【朱白朱】线(1)


·朱白朱无差

·ooc预警

·朱白是世转后的巍澜

·朱白占主要内容,打巍澜衍生tag

·两人可以情绪共享

·拢龙视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少年不识爱恨,一生最为心动

0.
朱一龙一直执着地在寻找着一个人,那个人与朱一龙灵魂的交融让“线”产生,让他们不分彼此,朱一龙追随自己的“线”去寻找,从未想过放弃。

1.
朱一龙天生手腕上有一条像是被线绑出来的痕迹,他一直都感觉有东西绑着他,不是跟朋友们玩两人三足时绑在身体上的感觉,更像是系在灵魂上,可以把自己的情绪传达给对方的一条线。

有时候朱一龙总会出现莫名的情绪,有时候是快乐,有时候是伤心,有时候是生气,但他发现这些情绪都不属于自己。

某些时候,“线”时而紧绷,时而松弛,紧绷的时候他不甚舒服,要向“线”的正对方走几步才好些。朱一龙也曾经把这个情况告诉母亲,可母亲带了他去医院做检查后,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,这件事也只好作罢。

自此之后,朱一龙发现自己与别人的不同,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,成为自己的小秘密。

2.
朱一龙天生好奇心重,说通了就是爱作死,完全不像他长大后稳重的样子。小时候还不懂“好奇心害死猫”的道理,想看看“线”到底有多长,于是向“绳子”的反方向跑去。

他越是跑越是难受——那种感觉很压抑,有一种经历过世间千态的苦涩,心口发空说不出的难受,像是心尖尖上被狠狠剜了一刀,还用刀锋在里面搅了一下,痛得很,却有一种被疼痛折磨太久过后的麻木。只是走了百多米,但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,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,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,身体实在承受不住痛苦,晕倒在地上。

幸好朱母刚买完菜回家,快要到家附近时看见了他,不然他可能要在雪地上躺一晚上了,第二天朱母把朱一龙训得头都抬不起来,让朱一龙安分了好一阵子,性子也渐渐沉稳了起来。

3.
在朱一龙十三岁时的夏天,他听闻隔壁中了彩票,要搬去在市中心新买的大房子,新邻居后天就会来,但他不太在意,准确的来说,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,因为朱一龙感觉到“线”收缩了——对方在向这个方向前来。

他感到紧张又有点期待,即使对方只是灵魂跟朱一龙系着线的朋友,或许连朋友都称不上,而他连对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,但是旁人都没有的情绪共享让对方变得与众不同,就像两个陌生的灵魂交融,产生了让人情绪共享的“线”,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,而“唯一”与其他人总是不一样的。

有时朱一龙伤心的时候,对方总是会察觉,并且用自己开心的情绪感染他,就像一个小太阳在照耀着他,温暖却不耀眼,这甚至令朱一龙对一个没见过面的人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。

TBC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

【巍澜】再次失明


·算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hhhh

·无逻辑

·ooc预警

·我也不知道这是剧版还是原著


赵云澜又双叒叕瞎了,黑袍使很生气,气到不想理赵云澜的那种。


赵云澜瞎了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模样,“没事儿,这不就看不到一阵子嘛,去花族那儿拿千华蜜①冶冶就好了,那些体验在黑暗中对话的馆不是特贵嘛,正好,现在不用钱就能体验了。”


也亏得赵云澜这个时候还嘴贫,沈巍肺都要被他气炸了,为什么这人那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,两次瞎了之后都亳不在意,他气得指着赵云澜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
赵云澜虽然没看到沈巍气得浑身发抖的样子,但也感受到了沈巍发出来的煞气,和天眼所看到沈巍心口忽明忽暗的红。


赵云澜虽然不知道沈巍为什么突然变得更加生气了,但道歉肯定是对的,他连忙说道,“我的好黑袍大人,黑老哥,沈教授,小巍,老公,您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我一次吧,而且你看大家都不敢动了。”

6.
被话题引到身上的特调处全员内心全是波动,甚至想骂人,内心腹诽,您这才想起我们啊,我们还以为我们是背景呢

7.
沈巍还能怎么样呢,打不得也骂不得,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

8.
扶赵云澜回家到后,沈巍进入了厕所,他想了想,艰难的在手机上输入关键词找贴子,回答量最多的是纯爱区的一个贴子,标题《男朋友经常作死到受伤怎么办》,点赞最多的是一位叫【魂子】的回答,“当然是冶好他后把他这样那样到不敢作死啊:)”

9.
沈巍看到后整个人都熟了,从脖子一路红到耳尖,他瞬移到昆仑山上好好地冷静了一下。

10.
最后,沈巍去花族那把千华蜜带回来给赵云澜冶眼睛。










11.
什么?你问我沈教授有没有教训教训作死的小澜孩?那就不能说了,我只能告诉你,那是另外一个不能过审的故事了。

①千华蜜:原著从花族处拿来治赵云澜眼睛的伤药,极其稀有

End

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按小红心和小蓝手,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(´▽`ʃ♡ƪ)